这里写上图片的说明文字(前台显示)

icon

苍 凉 之 旅


苍 凉 之 旅


逯向军


1999年8月18日,广州南国奥林匹克花园

在世界冠军邓亚萍任园长的这块乐土上,风尘仆仆的岳建武欣然接受了广州星河湾房地产老板的特殊邀请,参加了由国内外房地产精英荟萃的峰会。因为,岳建武领导的兰州金星制冷空调工程有限公司高级管理团队凭着娴熟的技术出色地完成了整个星河湾花园室内中央空调工程的设计与安装,为星河湾后来出笼当选为“中国名盘30强”作了宏伟的铺垫。参加峰会的美国建筑师学院首席执行官道格拉斯·李颇有感触地对来自西部内陆的金星制冷董事长岳建武说:“金星名扬广州,形象不凡,当初取名为何意?”

岳建武笑答:“按中国话说,金星古时叫太白星,取其亮也。英文中,称维纳斯,取其美也”。

金星是美与亮揉和的极限产物。

1998年10月,金星为香江丽港大酒店安装了中央空调,接着奔赴江苏为苏州陇翔宾馆“做秀”,又转程踏上了拉萨神圣的土地,为古老而生辉的布达拉宫毗邻的十一层西藏自治区国税大厦及位于甘肃西大门的敦煌大酒店中央空调工程项目“增色”。

1999年5月,中央领导视察兰州,为使“金城钓鱼台”宁卧庄宾馆领导下榻的室内安装高档次中央空调,金星人夜以继日如期解决了宾馆的燃眉之急。

作为农民的儿子,岳建武深知自己谋事始终要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上。做为一名制冷专家,他不仅仅满足于做空调服务业,尽管这是一项全新的产业。在致力于老百姓脱贫致富的大事上,他的设想宏伟远大。其实,梦想拉动了岳建武义无返顾地踏上苍凉之旅……

1979年8月,岳建武以全县理科第二名的成绩考入了甘肃工业大学,成为恢复高考后从连搭乡中学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

机遇总是伴着痛楚洞穿有志者的心灵。身着补丁的岳建武虔诚地来到省城读书。眼前的车水马龙,脑海中的黄土高坡,让一个原本就耗尽了精力踏进城里的青年再次思绪翻滚,在极度的虚弱中,他不得不休学回家。父亲没有责备他,只拿出家中仅有的一点积蓄为他买来一只奶羊,这只奶羊用纯洁的乳汁滋润了他一年。

1984年10月,岳建武分配到兰州商业通用机械厂当了一名技术员。勤钻业务的他,很快在厂里脱颖而出,被破例提拔为研究所所长。这期间,他也将全部的心血倾注到工作中,还撰写了6篇专业论文,有3篇登在国家一级学术期刊上。其论文《薄壁圆柱形压力容器弯曲产生的应力分析》被英国剑桥大学学术刊物译载。

1993年6月,岳建武毅然辞职下海创建金星制冷公司

1995年6月,对自己苛刻不已的岳建武怀着复杂的情绪登上了南下的火车。

在江苏的华西村,岳建武感受着“吴仁宝之路”的宽畅,也感受着这位传奇人物亲手缔造的“天下第一村”的辉煌。他的内心仿佛被一块巨大的磁铁吸着,呼吸开始沉重。苍天之下的老百姓不都是靠着粗糙的手在泥土里刨挖生活,用劳累的双肩挑着日月吗?但华西村的农民却例外,他们摆脱了贫困,正享受着现代生活的甜蜜。他默默地坐下来,使劲儿攥紧富饶之土,捏出一颗心的模子,也捏出了自己为此努力的目标和志在必得的信心。

1997年4月,岳建武踏上了山东寿光。这个早在1989年就成功地探索出“反季节蔬菜”种植技术的“中国蔬菜之乡”,给了他莫大的启迪,也给自己心甘情愿打造金星找了块垫脚的基石。在率先开始引发我国北方冬季蔬菜生产第一场变革的寿光孙家镇三元朱村,岳建武巡视着“中国一号菜园子”,他发现,在这里科技是致富的惟一法宝。村村都有千吨级蔬菜保鲜库,农民种的各种蔬菜通过保鲜库的贮藏增值,然后,稳操胜券地销往国内外市场。

寿光的经验:“若要富,村村要建保鲜库”。岳建武终于吃了“定心丸”。寿光之行,使时年36岁的岳建武感受到了春天正以蓬勃的气息温暖地吹拂在西北复苏的土地上。

从寿光归来后,榆中县定远乡蒋家营村准备建一座3000吨恒温库,岳建武得知情况后,主动上门分忧解愁,并免费进行了设计。凭着这份设计,金星制冷在众多的竞争对手中,力挫群雄。承揽工程后,金星制冷严把设备关,公司从总经理到项目经理一律进驻工地,用两个月时间,保质保量地完成了任务。当年该库就创效益,投资人蒋易民先生颇有感触地说:“金星制冷信得过!”。其实,金星人已在生物、化工、医药、食品、奶业等各制冷领域施展了团队的技术优势。并为甘、青、宁、新500家工商企业做制冷技术及咨询服务,同时不断吸收国内外先进制冷技术,并于国内外制冷空调设备生产企业建立了供销关系,已搭建了西部最大的制冷空调设备交易平台。

1998年5月,江苏省江阴98米高的“华西金塔”上

岳建武和华西集团董事长吴仁宝的手有缘相握。他向吴仁宝阐述了做为一名企业家如何在西部为广大农民脱贫致富奔小康做贡献。看着沉稳憨厚的西部创业汉子岳建武,吴仁宝高兴地说:“惦记着老百姓的苦日子,穷路会走成富路。”两代人的鸿沟被同一庄重的理由添平了。在华西村,岳建武参观了村东成片的别墅式住宅区,3间3层楼,每户400多平方米。想起1995年6月他初次踏 上这片土地时的胆怯和羞愧不由得脸烧,但他同时为自己能始终怀着一颗进取之心而幸福。他决心按吴老的嘱托,在陇原大地上去实现打造西部“华西村”的抱负。

陇东天水花牛村花牛苹果因汁多味甜而声名鹊起,20世纪60年代,毛泽东主席曾品尝过花牛苹果。该村果品因无保鲜库贮存而销路不畅。岳建武考察该村后认为寿光的经验应该在这里推广。他汇同天水市、区主管领导探讨打造花牛村二次腾飞的计划,天水花牛千吨气调库就是在这样的探讨中决定并建成的。

1998年6月,榆中县定远蒋家营3000吨恒温保鲜库在金星的精心施工下投入运营。经营中获利的蒋易民兄弟于同年年底再找岳建武,对冷藏保鲜库进行二期扩建,使规模达年贮量6000吨,西菜东调能力达30000吨,为当地农民每年增收6000万元。因金星制冷在制冷工程安装上与蒋氏兄弟的密切协作,在兰州的东大门打造出了我省农业产业化经营的一个亮点。

1999年5月底,甘肃省两项工程同时遇到同样的难题:八盘峡电厂6号机组扩建工程因环境温度和水温的升高,大坝混凝土浇铸温度眼看就要超过5—7℃的要求范围,庞大的工程因无冷却水装置提供冷水,监理要求停止施工;投资4000万元的窑街矿务局双氰胺厂,原设计用温度较低的深层地下水,但该厂所在地区300米深的地下水仍达不到要求,整个工厂的化工工艺装置因无冷却水系统面临停产。两项工程的负责人心急火燎地在国内招标,上海、大连、江苏、武汉等国内名牌企业纷至沓来,经角逐,金星制冷独中两标,且成功地巧解两大项目的冷却水系统工程难题。

没有人会想到,在兰州会有一家技压群芳的制冷空调企业,也不会想到,这家能够设计、安装各种制冷系统、能规范施工、已成功导入CIS管理体系的企业掌舵人竟是位年仅38岁的农民儿子。令人刮目相看。八盘峡电厂6号机组大坝筑起来了,金星的知名度也牢固地铸进了高高耸起的视线里。前来竞标的国内知名企业开始用怀疑的眼光打量金星,低下平日高傲的大企业架子平等地跟岳建武交流,并建立了密切的代理销售关系。

1999年7月,金星制冷与酒泉市春光村签订了3000吨冷藏保鲜库的制冷工程设计与安装合同。这是我省西大门的新建项目。该项目的顺利建成,岳建武感到自己的奋斗目标越来越跟自己的设想接轨。

标佳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是位于兰州雁滩工业城的一家台资企业,为保存专治爱滋病的高级药品,想兴建一座药品恒温贮藏库。消息传出后,很多制冷行业纷纷前去承揽业务,但一听该库的温差要求控制在±0.5℃之间,认为技术要求太高而难以完成。标佳公司先后到广州、深圳进行考察,但结果并不满意。最后,金星制冷承担了该项目的设计。接到工程后,金星制冷从法国进口了全封闭制冷压缩机组,设计了电脑自动控制,圆满解决了技术上的难题,满足了用户的特殊要求,也赢来了“金星制冷,科技先导”的美誉。

金星制冷,梦比路长

时光如梭,转眼间,金星制冷已有了8个春秋的发展历程,它稳妥起步,快速发展。从名不见经传的冷业新军,成长为领行业技术之先的佼佼者。金星迅速崛起的背后,与省市领导高瞻远瞩的支持是分不开的。或许,正是这良好的环境给了一个创业者广阔的天地,才使他的壮烈胸怀得以无限的展示。

兰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张志银在榆中、红古等县(区)视察农业产业化发展时,看到金星制冷设计安装的几座大型冷藏保鲜库对兰州市蔬菜产业的发展起到龙头带动作用时,高兴地说:“按照山东寿光的经营,我市蔬菜冷藏保鲜库的规模应该继续做大、做强,形成联合航母,对我市乃至全省蔬菜产业化经营起带头拉动作用。”

岳建武颇有感触,多年来的奔波和付出不都是为了这一神圣的事业吗?

苍天不负志者,岳建武先后在天水花牛村、酒泉春光村看到了自己辉煌的梦想在现实的土地上扎下了希望之根,看到自己心血营造过的两个村同样高速地发展时,心潮澎湃。岳建武站在金星设计安装的气调库前,看到了建在冷库后面的几十座小二楼,感慨万千。这是金星制冷设计安装的保鲜库带动下的致富效果啊!

令他欣慰的是,省委、省政府十分关心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省委副书记、省长陆浩对我省农业产业化发展寄于了很高的期望,多次召开专门会议研究我省农业发展问题。主管农业的 小苏副省长要求省农办、省农牧厅在制订甘肃省农业重点产业开发规划中,将冷藏保鲜产业列入重点开发的基础行业。按照100万亩无公害优质蔬菜产业;10万亩百合产业;30万头优质肉牛产业;100万只优质肉用羔羊产业等一系列发展规划都给冷藏保鲜业带来了广阔的发展空间。而以兰州为中心,200公里辐射半径的冷藏保鲜库产业群正在高速崛起,对甘肃农业产业化有力的推动作用初步形成,岳建武对此满怀信心,他深信,在未来5年内,冷藏保鲜产业在我省会有高速的发展。

岳建武心口上压了多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金星是岳建武走出苍凉之旅的第一步……

1998年4月25日,北京人民大会堂

在科技部领导和清华大学几位知名冷藏保鲜专家的引荐下,披一身风尘的岳建武和美国维特尔财团董事长史密斯的手紧紧地吻合了。史密斯知道岳生活在中国干旱内陆省份,浑身洋溢着适合植物生长需要的黄土。也知道这位属牛的汉子正从事着自己曾流淌汗水开拓的事业,前景十分广阔的冷藏保鲜事业。在座的领导和老教授们也站起来,为这两双有缘相握的手做了历史一瞬的见证。

回到兰州,岳建武顾不上歇息,他开始在陇原大地上寻找陇海赖以扎根的一方热土。不足一月,他沿黄河流域,湟水河流域,古浪河流域,洮河流域选址,但都未能选取一处中意的地方,煎熬使他的眼里常常布满失眠的血丝。

这一年,岳建武感到自己突然苍老了,尽管他才37岁。他需要展示自己理想的一块舞台,需要在自己确定的目标下富有智慧地活着呀。

静夜中,岳建武的眼角滚下了烫烫的泪珠……

1998年12月26日,岳建武召开了全体员工大会,他号召金星人必须迎接全新的挑战,摒弃功成名就的优越感,群策群力,开拓另一条充满荆棘但生机无限的朝阳产业之路。就在这一天,公司员工才知道他殚尽竭虑思谋的大事:穿金星鞋,走陇海之路。

1999年6月15日。岳建武在红古这块被甘肃省确立的5万亩无公害蔬菜产业化示范园区里,找到了陇海赖以长足发展的摇篮。岳建武感觉自己全身所有的份量和凝聚的勇气都落到了实处。

1999年8月26日,99’中国·兰州投资贸易洽谈会

平日里面对农民,面对炊烟和面对春肥冬瘦田野的岳建武穿得西装革履,非常庄重地在兰洽会上签订实施陇海项目的5000万元投资合同,第一次把陇海和自己的名字种植到带着植物般芬芳的神圣纸片上。

陇海是建在一片硕大的臭水滩上的,光垫土就削去了半个山。岳建武把自己当成了一枚石子,与水泥一起浇铸到陇海建设的里程碑上。

2000年4月中旬,岳建武在雨雪霏霏的天气中接待了澳大利亚商人乔·布莱克。他知道乔是澳大利亚一家财团董事长,在世界上有十多家分公司,其势力扩张到了美国、德国、英国和日本。二月初,乔开始踏入中国,在东南沿海考察,准备在中国的领土上兴建“澳式风格”的企业,但西部大开发的号角让他对西部潜藏的商机独有情钟。在北京的一次中国政府组织的投资贸易洽谈会上,乔知道了血性汉子岳建武。

乔想用300万美元来买断陇海项目经营权。

在简陋的工棚里,脸上溅满劳作泥点的岳建武丝毫不感到冷,他看着门外瑞雪在风中舞蹈,思绪翻飞。记得1993年下海时,为筹集钱,他苛刻地减掉了孩子的营养费,甚至全家三餐吃馒头就咸菜。有时,为节约五角钱,他舍不得坐公交车,办事总是用脚丈量坎坷的里程。钱,在他的生命里,确实跟父辈们种的盐碱地上的禾苗一样的贫瘠而珍贵。但他挺过来了。为了陇海能在红古这块热土上崛起,他又勒紧裤带筹钱,当他把1678万元烫手的人民币投到实现自己绿色产业之梦的沃土上而拮据时,乔主动上门,竟让七尺男儿眼睛潮润。但他拒绝了一拍板就可赚一大笔的现实。

乔遗憾地走了。岳建武惋惜地想,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一定会有黑眼睛、黑头发的龙的传人来合资,即使像乔那样敢于买断,他也心甘情愿地交出付出自己血汗的陇海绿色产业,因为毕竟是自己人呀!

2000年6月,在苦苦的搏击中,陇海大厦、陇海宾馆、职工宿舍楼、3000吨恒温保鲜库和500KVA变电室等工程提前峻工,一期工程只用了8个月时间,被业内人士称为“红古的深圳速度”。

但岳建武却落下了一身病,浑身起疹子,风湿病随着陇海的初建而永久地扎进了他的骨子里,他用一人之苦换来了黎民百姓脱贫奔小康的欢乐,换来了陇海灿烂辉煌的明天。

陇海,湟水河流域109国道上的一颗璀璨夺目的明珠。

陇海是岳建武灵与肉煎熬出的物质和精神上永不凋零的生命图腾……

遨游商海的岳建武在客观的考察分析中,他瞄准了我国东南沿海地区。几次详细的考察后发现,长江三角洲的宁波、福州、厦门、汕头等地区,年均刮台风7——8次,且近几年有增长趋势(1999年遇12次台风),此期间鲜菜短缺,菜价成倍上涨,日均缺口鲜菜在万吨以上。北菜南销将是多么宏伟的富民工程啊!

2000年6月底,陇海开始营运,当年累计向东南沿海城市运销鲜菜15,000余吨,使红古的蔬菜及时销出,部分精菜还出口到东南亚和中亚地区。

2000年7月中旬,美国依阿华州立科技大学的狄科和拉尼科(女)俩教授专程从北京来甘考察蔬菜产业时,听省上领导对陇海的介绍后,兴趣勃发。两位一生从事农业研究的老教授从中川机场下机后直接驱车赶到陇海基地,当看到陇海蓬勃发展的良好势头后,竟激动地拍打着岳建武的肩膀说,OK、OK。

2000年8月26日,2000’中国·兰州投资贸易洽谈会

在兰洽会期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黄菊和甘肃省委书记宋照肃等省上领导进行了亲切的交谈,就甘肃高原夏菜供应上海市场达成了共识,并出席了双方政府蔬菜办公室签订的1亿元高原夏菜入沪的供销协议签字仪式。

高原夏菜入沪,开通的不仅仅是一条利国利民的“丝绸之路”,而且是一条连接陇沪绿色情结的生活长廊啊!如此重大的事交与谁操执,关系重大!各级领导会同有关部门几经研究后,最后把这一神圣的任务交给了兰州陇海绿色产业有限公司实施。岳建武答应了,他深知肩上担子重、责任大,但想到的是为父老乡亲谋大事,再费心的事也值得去闯,再困难的事也值得去拼。

2001年春节前后,岳建武肩负着陇沪两省市政府的重托三下东南沿海深入考察。上海是我国早期开放、商人云集、高速发展的商贸城市,拓开这里无疑就打开了奔腾不息的商潮门户。在上海,岳建武按陇沪两省市政府在兰洽会上确立的供销协议,与当地经营客商愉快地签订了10,000吨高原夏菜供销合同。并在杭州、福州、厦门、汕头、广州、深圳等东南沿海城市开通了十余个“档口”,累计签订了30,000吨高原夏菜供销合同,合同额近一个多亿。首次实现了兰州本地菜在东南沿海的冠名销售,提高了高原夏菜热南方的势头。为此,上海卫视在采访岳建武时,把这一可喜的事儿说成是陇原黄土绿生金。黄土变成金,蔬菜立头功。多年来,甘肃以粗加工矿产资源来赚钱,如白银的铜、锌、金川的镍等,但陇海高原夏菜虽如矿产资源一样出名,却以精品亮相,这是西部经济在市场调控之下甘肃农业领域形成的一大商业奇迹。

2001年3月2日,岳建武在复苏的大地上,再次实现了和农民零距离交流的夙愿。这一天,他庄重地和红古、永登、青海乐都、民和等蔬菜产区的农民签订了30,000吨高原夏菜种植合同,首次将政府多年提倡的订单农业付诸实施,它拉动的不仅是红古而且是甘、青两省的蔬菜产业。

岳建武想的却更多,这是资金周转率极高的商业运作,每十天资金可周转1次,北菜南销4个月资金可周转12次,若投资1000万元流动资金,4个月可实现销售产值1亿以上,利税不言而喻。

2002年春节刚过,在兰的岳建武惊喜地收到了一份来自日本大坂的传真,对方想跟他洽谈6000吨精品菜向日本国出口事宜。岳建武找了省上有关权威专家讨论之后认定:做。

岳建武邀日本商人到上海浦东金茂大厦见面。在第58层的“空中中厅”会客室里,岳建武见到了跟自己个儿差不多但微胖的日本商人加藤佐夫。加藤佐夫是日本大坂一家大型超市的老板,对上海市场十分熟悉,以前吃着陇原菜,却不知陇原菜,自从陇海在上海“档口”的打开,加藤佐夫就盯上了无污染的高原夏菜,盯上了兰州陇海潜在的运力。大上海之行,岳建武一箭双雕,不但和日本签订了6000吨精品菜出口合同,还跟马来西亚人签订了4000吨精品菜出口合同。

2002年元月,兰州长城电工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与科技部中国农村技术开发中心在兰召开会议,研究和陇海合作开发绿色产业的实施方案,会议确定了共同打造陇海品牌和高原夏菜的项目,加大无公害蔬菜开发的力度,上市公司与科技部的入驻给陇海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岳建武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机遇正慢慢启开他有准备的心扉,一个年北菜南销能力达15万吨的冷藏保鲜交易平台正在建立之中。据权威部门调查,目前陇海高原夏菜品牌已深入我国东南沿海各大城市,已成为业界第一品牌。

在陇海的发展中,岳建武独自驰骋商海,淋漓尽致地遨游出了一片广阔的天地。随着规模和经营的扩大,他感到自己的能力确实有限,面对广阔和商机无限的市场,他期待着与肝胆人共谋大事,期待着有更多关注民生民计的企业家和他携手,共创冷藏保鲜产业美好的明天。

陇海是岳建武走出苍凉之旅的第二步……


扫一扫关注我们
  • 130-130
  • 无广告
  • 无广告
Copyrights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陇海集团 备案号:陇ICP备09001352号 设计制作:宏点网络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2058号